当前位置:首页 > 头条 > 偶然中的必然 大益茶市的前世今生(四)

偶然中的必然 大益茶市的前世今生(四)

大益普洱茶行情资讯员头条2021-01-15阅读:6275

计划经济时代,国内对外出口的茶叶是很难看到生产厂家标识的。只有行家才懂得唛号最后一位数字的真实含义,勐海茶厂之所以能够从一众国营企业中脱颖而出,南天贸易公司功不可没。

细说起来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勐海茶厂和香港南天贸易公司的渊源颇深,南天贸易公司对当时的勐海茶厂有极大帮助,给了勐海茶厂一定支持。

偶然中的必然 大益茶市的前世今生(四)

周琮先生(中)

南天贸易公司的老总周琮先生祖籍云南腾冲,父亲周禾书早年到缅甸从事宝石生意,任云南旅缅同乡会会长。 1950年6月,中缅建交,周恩来总理、陈毅副总理访问缅甸,周禾书积极组织侨胞欢迎。1957年,周禾书应邀回国,他的儿子周琮则在云南旅港巨贾伍集成先生处做事,随后自己开了南天贸易公司。后来因为历史原因,周氏父子二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见面,直到70年代末,也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才恢复了音讯。

据说在1980年也有说在1979年,周琮先生回昆明看老父亲,同时了解云南方面的环境情况。省统战部杨一堂部长幼时与周琮同窗,他多次说服周琮先生回云南做点事。周先生一口答应下来,并给勐海茶厂捐赠了不少制茶机器和汽车。由于光投资茶业是一项艰辛的项目,为此,国家更将盈利甚丰的云南香烟业务,也给予南天贸易公司承办。从那时起,南天经贸公司便与勐海茶厂结下了不解之缘。这也是为什么,港澳台的茶人们偏爱大益茶的重要原因。

偶然中的必然 大益茶市的前世今生(四)

来源:大益茶

1984年,国务院档通知放开国内茶叶市场。虽然茶叶出口仍然没有放开,但亦有一定程度的冲击,影响到传统的香港茶叶经销体系。南天贸易公司同原来的经销商产生了许多矛盾。

计划经济安排的茶号,在多年的经营运行中有了较为固定的分配模式,哪几家经销商做哪几个茶号,一般不轻易变动。初期,公司将个别老茶号的部分货单拨给南天公司经营,同港九茶叶商会的经销商发生了矛盾,有关联的销商纷纷到香港德信行告状。为避免冲突,公司安排出口科老业务员黄又新具体落实新增茶号工作。周琮先生专门从市面上买回一批老茶饼,逐块分析制作上的优缺点,学习和总结经验。8592(香港南天公司紫天饼)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诞生的。

8582、8592的出现既缓和了香港经销商之间的矛盾,也拓宽了普洱茶的海外市场,间接促成了大益茶市的诞生。仔细算来,8582、8592也开创了订制大益茶的先河。后来能出现99绿大树以及班章大白菜这样的传奇茶,南天公司功不可没。

偶然中的必然 大益茶市的前世今生(四)

90年代初期紫天8592当大益茶开始在港澳台地区流行开来,勐海茶厂所出产的普洱茶逐渐成为港澳台地区茶商优先购买的对象。很多茶人都会不远千里来到勐海茶厂进行实地考察,其中1987年香港茶商的集体到访则是一件里程碑式的事件。

让我们来看看当时到访的人员名单:港九茶叶商会会员在德信行茶叶部经理彭树东先生、云港茶叶陈宝航先生组织下到昆访问并参观西双版纳茶区。一同来访的有东荣茶叶有限公司郭宏隆夫妇、汇源茶行谭松发先生、利安茶行黄建国先生、周勇父子、广源茶行张乙生先生、大来公司黄子敬先生、鹤达行陈小文先生。就是因为以上人员对勐海茶厂赞誉有加,才有了后来88青的诞生。认可一款茶往往从认可一个品牌开始。光靠运气,大益断然不会有今天的地位。

今天就让我们先聊到这吧,下一篇再同大家聊聊干湿仓的那些事儿。

责编:婉君

来源:大益行情网编辑部